如何轻松化解前任对自己的负面影响?

文/刘敏

该如何化解与前男友的情感纠葛

他为什么不理我

周日的晚上,一个女生带着哭腔给我打电话。

女生告诉我,男朋友早上挂掉她的几个电话。一开始她以为对方很忙,又担心对方发生了什么事,接连发短消息询问,对方回复“不要再打电话了,我不会接的”,就没有任何回应了。她试图调整心情,拼命告诉自己不要再去想,晚上还到操场跑了两圈,仍然觉得负面情绪蜂拥而至。

在听她倾诉宣泄了一会儿情绪后,我将她从“以前”——对两人之前的相处状态回忆中拉回来,把关注点放在目前的状态,并试图找到一些正面的改变。“尽管感觉还是糟糕”,但她也觉得在与我聊完后比早上要平静了一些,在约好周一的咨询后,结束电话前她的情绪平和了许多。

那是前男友

周一在咨询室见面时,小晴似乎已经从电话中情绪低落的状态里走出来了,平静且条理清晰地诉说自己的感受与想法。

她躲开了我的眼神,微微低着头,犹豫了一会儿,说道:“老师,其实我没跟你说,我们已经分手了。”

小晴与前男友就读于不同学校,感情慢慢开始出现了问题。大概半年前与前男友分手,小晴试图挽回无果,让她觉得难以接受,经历了一段痛苦的适应期后逐渐恢复。

我让小晴对自己的情绪、心理及功能等综合状态做出评价,小晴将刚分手的“崩溃”定为最糟糕的“0分”,到发生昨天事件前的状态给自己“8分”。我对小晴解决情绪的能力给予了正面的评价。小晴也觉得自己能够以“平常心”对待这段感情关系。但是发生了昨天的事情,情绪似乎不受控制地陷入崩溃。

小晴的故事似乎缺少一些重要的拼凑碎片,那也许是故事的关键,是解决小晴困惑的重要方面。我进一步探问,她是否对前男友的“不回应”行为背后的原因有所知晓。

小晴微微地吸了一口气,酝酿着词语:“其实我是知道的……因为他女朋友看到了我们的聊天,和他吵架了。大概他是要避嫌吧。”

“哦,他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?”

我希望的关系是……

在许多人看来,前男友现在处于一段恋爱关系中,小晴仍然与之有感情纠葛是不妥当的。我并未对此过多地讨论,而是想了解小晴对与前男友关系的定位,以及关系发展的判断。

“假如昨天的事解决了,你觉得你们会是以什么样的关系相处,或者说你希望你们是什么样的关系?”

小晴对我跳过她目前所处的困境,似乎有点困惑,但还是表示出希望“复合”。我并没有马上指出期望中不合理的地方,而是引导她对“期望”的可行性进行思考,进一步清晰关系定位。“那你会做些什么?或者说会经过什么你们才会重新复合?”

小晴却在沉默一会儿后告诉我,“复合”应该是不可能的,因为她曾经直接地问过前男友关于“复合”的可能性,对方表示出否定。

小晴说的“期望”更多是从情感出发,实际理智上已经在否认这种可能。为了帮助她厘清心里的想法,我再次问道:“既然你觉得重新在一起的可能性很低,那可不可以重新想想刚才我的问题——你希望以后跟他的关系是什么?怎么相处?”小晴给出的回答是“好朋友”,“有什么事都会聊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联系都没有。”

理智地审视过两人关系的发展可能性后,小晴做出了较符合实际的定位。为了让小晴看到她目前所处的状态与“期望定位”的不一致,我进一步引导询问两人日常联系相处的模式。

有一段时间,小晴与前男友一天会打电话两三次,微信聊天互动等的频率非常高,聊的都是日常学习生活中发生的事情,以及情绪、看法等。需要询问、解决的事情,第一反应还是寻求前男友的帮助。

我向小晴指出,两人的相处模式跟分手前差别不大,似乎除了名义上不再是“恋人”,一切还与以前一样,跟她“要好的朋友”有很大差别。

这个矛盾的挑明,可能对小晴有一定的冲击,但是她似乎不甘心,不想断开与对方的联系。

为了让小晴更直观地了解她与对方的相处模式,我在纸上画了一个简单的表,对比她与前男友及要好的朋友联系的频率。

类别电话(次数/天)微信、QQ等信息(次数/天)

前男友>=3>60

要好的朋友<1>30

小晴根据实际情况估计填充完后,若有所思。我在旁指出,“你说希望和他是要好的朋友,但看上去你跟他的相处模式与你所说的希望并不一样。是不是你心底的希望并不是刚才说的那样?”

小晴几乎没犹豫,摇了摇头,“不是的,我应该只能跟他成为好朋友。”

“老师,我有点明白了。我是不是还习惯了依赖他,用以前的模式跟他相处,跳不出来?”

我跟小晴讨论了人际关系定位与相处模式,一般来说关系定位与相处模式应该是一致的,假如出现了矛盾,可能会造成人际边界的混乱和感情上的混淆。经过讨论,小晴同意逐步改变相处模式,具体通过减少电话、微信联络的频率,清晰人际边界,定位在好朋友的关系上。

隔了一段时间,小晴通过短信告诉我,她基本上能以“朋友”的心态面对前男友了,在情绪与日常事件上也不再马上想到对方,就算没有密切联系或者对方不回复“也没什么大不了”。

[个案点评]

小晴失恋后与前男友的人际交往模式处于一种“平衡”的假象中,实际上是不清晰、不稳定的状态。一旦失衡会使得她陷入混乱的局面,影响情绪以至于出现心理状态的紊乱,就是案例开头的强烈情绪波动。

问题出现的影响因素,可能来自小晴对前男友仍然有着较强的情感依恋,对逝去的爱情仍充满了美好的回忆,甚至对恢复恋爱关系抱有期望。

过多地关注背后的因素,可能会令小晴陷入过去或者让她觉得受到指责批判。尊重来访者自身的经验、思考模式、行为解决模式等个人资源,有利于咨访关系,也有利于发掘问题根源,帮助来访者做出更适合自己的判断与行为。

小晴实际上内心已经对“复合”进行了判断评估,否定了该期望的可能性。我从旁帮助她自己发现问题——清晰关系定位及人际边界;采取问题解决法,将关注点放在可以怎么实施,做些什么达成期望,帮助她建立更有效的解决方式。